您现在的位置是:四川交通事故赔偿网 > 案例评析 > 保险篇 >

被保险人在车身外被本车伤害可得到三者险赔偿

来源:人民司法2014第699期作者:何展 赵宜勇(一审审判长)时间:2014-11-28 18:12:28

本文关键词:被保险人本车伤害 点击

 

  四川交通事故赔偿网.裁判要旨】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中,被保险人在车身之外被本车伤害,其兼具机动车三者险中“第三者”的身份特征,关于被保险人伤亡免赔的免责条款对原告无效,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都应该在保险范围内对被保险人进行赔偿。

  【案情】

  原告:张x利。

  被告:鸿运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保险公司)、赵x飞。

  2010年9月11日,被告赵x飞驾驶xAE9518号大型普通客车在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新建官门停车场内,在试车过程中车右后轮与躺在地上修车的原告张x利身体接触,造成原告受伤。2010年9月12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海淀交通支队中关村大队作出第20100911-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x飞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原告受伤后,先后在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黄河中心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治疗83天,支出医疗费共计202573.28元。

  另查明,原告系xA E9518号车的实际车主,挂靠在鸿运公司名下,被告赵x飞系原告雇佣的司机。xAE9518号车在平安保险公司投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在阳光保险公司投有第三者责任保险,保险金额为30万元,并投有不计免赔,被保险人为张x利,事故发生时均在保险期间。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赵x飞、鸿运公司、平安保险公司、阳光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等各项损失共计686714.94元。

  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辩称,平安保险公司愿在交强险的分项责任限额内承担合理合法的赔偿责任,超出限额的不承担赔偿。

  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辩称,原告系被保险人,根据商业三者险合同,保险公司免责,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赵x飞、鸿运公司未作答辩。

  【审判】

  河南省郑州高新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20日作出(2012)开民初字第429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范围内赔偿原告张x利各项损失12万元;二、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范围赔偿原告张x利各项损失30万元;三、被告赵x飞赔偿原告张x利各项损失137847.86元;四、驳回原告张x利的其他诉讼请求。

  平安保险公司、阳光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期间,均撤回上诉。二审法院裁定准予撤诉。本案一审判决已生效。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做为机动车三者险中的被保险人,于车身之外遭本车碾压而造成伤害,能否得到三者险的相关保险赔偿。

  一、被保险人是否可以成为机动车三者险中的“第三者”

  (一)我国机动车三者险中关于“第三者”的界定

  当前,我国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制度存在着两种形态:强制三者险(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前者为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后者为商业性自愿保险,则是指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由保险人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被保险人应对第三者承担的赔偿责任的保险。从上面的定义可以看出,交强险中的受害人和商业三者险中的第三者的法律内涵都是一样的,可以都用第三者这一概念来加以理解和界定。需要注意的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规定将本车车上人员和被保险人排除在交强险的“第三者”之外。中国保险行业协会2007年制定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A款)第3条规定将投保人、保险人、被保险人和车上人员排除在商业三者险的“第三者”之外,第5条还将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保险车辆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限制在商业三者险的“第三者”之外。而本案中的被告阳光保险公司作为商业三者险的保险人,就是按照据此拟定的合同中关于对被保险人伤亡免赔的免责条款,认为自己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二)被保险人在具体个案中可以成为机动车三者险中的“第三者”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印发(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解释)和(机动车辆保险费率解释)的通知》,将第三者责任险定义为:保险车辆因意外事故,致使他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规定给予赔偿。机动车三者险主要是用来化解交通事故中可能存在的侵权赔偿责任,合理分配危险损失,旨在确保第三者即受害人因意外事故受到损害时能够从保险人处获取救济,其含义并未严格将被保险人、家属成员等排除在外。而投保人之所以购买第三者责任保险,其目的是遇到突发事故时,来减轻被保险人的损害、维护受害人的利益。本案中,虽然事发前原告为车主及被保险人,但在事故发生过程中,原告在车身之外遭碾压而受伤,属于保险合同的第三者,这样的身份认定,更符合机动车三者险制度设立的初衷。也可以这样分析,原告虽是被保险人,但他也符合第三者的特征,属于主体身份的竞合。所以,结合事故的实际情况,被保险人是可以成为适格的“第三者”的。

  二、被保险人伤亡免赔的免责条款是否合理

  (一)被保险人伤亡免赔免责条款避免“道德风险”的说法站不住脚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通常都将被保险人排除在“第三者”的范畴之外。保险公司之所以这样操作,通说是为了避免被保险人自己或与家属合作,故意制造交通事故骗取赔偿金,但这样的说法仔细分析是站不住脚的。我国保险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和第一百八十一条分别规定了被保险人保险诈骗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当保险事故发生后,如果保险人怀疑被保险人骗保,可以通过举证免除赔偿责任,而且该举证责任完全在于保险人,不能因为存在骗保的可能,就把被保险人_律排除在三者险之外,这样有因噎废食的嫌疑。进一步来说,当被保险人骗保的行为构成犯罪时更可追究骗保者的刑事责任,法律的立体保护应该可以防范所谓的“道德风险”。

  (二)被保险人伤亡免赔的免责条款违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公平、公正原则

  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格式条款中规定了第三者范围是不包括被保险人本人和家属成员在内的第三者,即投保的机动车行驶途中将被保险人本人或者本人的家属成员撞伤亡的,保险公司是不予赔付保险金的,而导致其他人伤亡就能得到保险公司的赔付。同样的人、同样的生命、同样的事故,得到的却是不同的结果,违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公平、公正原则,也违背了社会以人为本、尊重生命价值的基本理念,机动车三者险的人文关怀更是无从得以体现。

  (三)该免责条款对本案原告不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中争议的免责条款是保险公司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属于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本案中,原告属于被保险人和第三者两种主体身份的竞合,从而产生上述争议,此时应作出有利于受害人一方的解释,且被告阳光保险公司也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在订立合同时已充分提请本案原告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故该免责条款对原告不发生法律效力。

  三、司法解释从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本案判决的合法性

  就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于2012年9月17日通过,自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该解释第17条规定,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虽然这一条款中的权利主体是投保人,适用的险种是交强险,但丝毫不影响其对本案件审判结果合法性的印证。因为,投保人可以是被保险人,这在车辆保险合同中非常普遍,而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都承担着保护交通事故受害人利益的保险使命,只是在实施方式上有所不同而已。

  (作者单位: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首席律师

四川交通律师,周向阳

周向阳律师qq咨询

地区:四川-成都

手机:13808010264

传真:028-86250813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府路593号金府银座7栋14层

个人介绍:周向阳律师,成都知名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交通事故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法律本科,1995年一次性通...【详细介绍】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 免费咨询或者拨打138-0801-0264 ,周向阳律师将为您提供权威的解答。

四川律师在线关闭
1380801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