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四川交通事故赔偿网 > 案例评析 > 保险篇 >

车损险中的比例赔付条款属于免责条款

来源:四川交通事故赔偿网 作者:朱晖华 徐迎风(二审承办法官)时间:2014-11-28 18:29:17

本文关键词:车损险条款比例 点击

  

  【裁判要旨】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中的比例赔付条款,应当认定为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未履行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案情】

  2013年1月9日,严智义将其购买的赣EV5110号轿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饶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上饶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和商业险的第三者责任险和机动车辆损失险等险种。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的财产损失赔偿金额为2000元,商业险的机动车辆损失保险金额为28900元。保险期限从2013年1月10日至2014年1月9日。2013年1月30日,严智义驾驶赣EV5110号轿车在江西省上饶县武夷山大道与邱士林驾驶的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严智义赣E V5110号轿车受损。事故发生后,严智义告知了人保上饶分公司并报警。经江西省上饶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经济开发区大队认定,邱士林负事故的主要责任,严智义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人保上饶分公司对赣EV5110号轿车i 进行了定损,定损金额为18740元。》江西省上饶县宝利德汽车维修店对赣EV5110号轿车维修的费用为18600元,严智义垫付了该笔维修费。随后,严智义要求邱士林赔偿,但遭到拒绝。严智义遂要求人保上饶分公司赔偿修理费损失18600元,但人保上饶分公司依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26条“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保险人或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选择自行协商或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理事故未确定事故责任比例的,按照下列规定确定事故责任比例:被保险机动车方负主要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70%;被保险机动车方负同等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50%;被保险机动车方负次要事故责任的,事故责任比例为30%”的规定,只同意赔偿4980元,超出部分认为是邱士林的责任,不同意对邱士林的责任履行代偿责任。由于双方意见不一致,严智义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人保上饶分公司赔偿修理费损失18600元。

  【审判】

  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严智义要求人保上饶分公司赔偿修理费损失186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

  上饶市信州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保上饶分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赔偿原告严智义车辆修理费损失18600元。

  宣判后,人保上饶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根据《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26条的规定,人保上饶分公司依据保险车辆驾驶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严智义18600元修理费的理赔问题,应当在除去2000元交强险限额后,再按30%的责任比例计算,理赔金额应为4980元。一审判决未按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进行处理,反而判决上诉人全额赔偿18600元,于法无据。请求法院确认理赔金额为4980元,并驳回严智义的其他诉讼请求。

  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26条关于比例赔付的规定,核心是减轻或免除保险人的保险责任,应当认定为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对于该条款,上诉人虽然在合同文本上用黑体字加粗形式写明,但上诉人无证据证明其曾向被上诉人交付过《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文本,在该保险条款文本上也无被上诉人签字确认,更无证据证明上诉人在订立保险合同之前或订立保险合同之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故依照保险法第十七条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上诉人提出本案应当在扣除交强险赔偿金额后按事故责任比例计算赔款的主张,依法不予支持。

  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川交通事故律师.评析】

  一、比例赔付条款的法律性质

  本案被保险人投保的险种是家庭自用汽车损失险,属于财产损失保险,是以车辆为保险标的,当因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造成保险车辆本身损失时,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或支付保险金的一种保险。其保险标的是投保的车辆本身,而不是人身和其他财产,也不是对其他第三者依法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因此,只要因保险事故的发生造成被保险车辆毁损,保险人就应当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即有损失就有赔偿。

  保险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并在合同中载明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约定的保险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本案系争的《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26条关于比例赔付的规定,实质上就是在实际损失内再按保险车辆驾驶人事故责任比例赔偿,必将导致被保险人有责任时保险人才承担赔付责任,被保险人不负责任时,保险人将不承担赔付责任。该条款以被保险人在事故中承担的责任而非财产损失作为保险人理赔的依据,混淆了财产损失保险与责任保险的法律概念,改变了财产损失保险的性质,单方面减免了保险人本应承担的理赔责任,限制和剥夺了被保险人选择请求权的权利,为被保险人索赔设置了障碍,加重了被保险人的责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9条的规定,应当认定为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

  二、比例赔付条款的效力判定

  对于如何认定比例赔付条款的效力,司法实践中做法不一。有的以当事人意思自治、缔约自由为原则,认定该条款有效;有的以该条款违背保险补偿的基本原则、混淆了财产损失保险与责任保险的法律概念、损害了社会公益原则为由直接判定该条款无效。

  自2013年6月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9条第1款规定:“保险人提供的格式合同文本中的责任免除条款、免赔额、免赔率、比例赔付或者给付等免除或者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可以认定为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一’,明确规定比例赔付条款属于保险法第十七条第i款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该规定为如何认定比例赔付条款的效力提供了依据,保险公司未有证据证明其对比例赔付条款尽到提示和明确说明的义务,该条款则不具备生效的条件和基础。

  保险人的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是法律规定的合同订立前的义务,可以称为合同前义务。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 “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该条第二款同时规定: “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认定是否尽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时,不考虑主观因素,不以当事人存在过错为前提,只要保险人未尽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就构成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的违反。保险人的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为法定义务,不允许保险人以合同条款的方式予以限制或者免除。不论在何种情况下,保险人均有义务在订立保险合同前详细说明保险合同的各项条款,并对投保人有关保险合同的询问作出直接、真实的回答。保险人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条款的内容,无需投保人询问或者请求,保险人应当主动进行。

  (作者单位: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车损险中的比例赔付条款属于免责条款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首席律师

四川交通律师,周向阳

周向阳律师qq咨询

地区:四川-成都

手机:13808010264

传真:028-86250813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府路593号金府银座7栋14层

个人介绍:周向阳律师,成都知名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交通事故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法律本科,1995年一次性通...【详细介绍】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 免费咨询或者拨打138-0801-0264 ,周向阳律师将为您提供权威的解答。

四川律师在线关闭
1380801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