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四川交通事故赔偿网 > 理论探讨 >

以租赁运输形式规避侵权责任机动车所有人仍应承担赔偿责任

来源:人民司法669期作者:熊要先 陆俊芳 于洪群时间:2013-07-09 22:28:33

本文关键词:租赁运输形式 点击

   【关键词】 交通事故赔偿 租赁运输形式 侵权责任 机动车所有人

  【四川交通事故赔偿】裁判要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导致机动车使用人和所有人分离.由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关键是机动车使用人和所有人完全分离。从本案签订的租赁运输合同来看,租赁只是一种形式,实则是机动车所有人为完成自身运输业务而对车辆运行管理进行的一种安排,与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租赁机动车(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分离)情形有实质的差别,且违反相关道路运输管理行政法规,故作为机动车所有人的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

  原告:赵某。

  被告:潘某、吴某。

  被告:远通物流公司。

  被告:人保兴顺支公司。

  被告:人保大东支公司。

  2012年1月13日17时55 分,在北京市顺义区顺通路与顺平路南线交叉口,被告潘某驾驶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所有的车牌号为辽A17156、辽A1593挂的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特殊结构半挂车由南向东行驶时,适有原告赵某之父赵庆民驾驶电动自行车由南向北行驶,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特殊结构半挂车将赵庆民及电动自行车拖带辗压,造成赵庆民死亡.电动自行车损坏。此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认定,被告潘某负事故全部责任,赵庆民无责任。原告赵某系死者赵庆民的唯一近亲属。

  事故发生时,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所有的车牌号为辽A17156牵引车在人保大东支公司投保交强险.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所有的车牌号为辽A1593挂的重型特殊结构半挂车在人保兴顺支公司投保交强险。被告潘某系被告吴某雇佣的司机。被告吴某与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于2011年2月26日签订书面租赁运输协议,被告远通物流公司系出租方,被告吴某系承租方。该租赁运输合同约定被告远通物流公司向被告吴某提供手续完整牵引车和挂车一台(辽A17156 -1593 挂)供被告吴某从事商品车运输使用,由被告远通物流公司统一组织指挥,承运商品汽车,进行商品汽车的租赁运输。在租赁期限内,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提供商品车发送任务,指导装卸运输作业.制定商品车运输规定,指导控制运输全程,经常性监督检查车辆和司机,制定每日运输定额并进行考核及罚款等。被告吴某则必须承运被告

  远通物流公司的运输任务.并严格服从被告远通物流公司的统一安排和领导.遵守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车辆发生一切交通事故均由被告吴某承担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原告诉称,被告潘某负本次交通事故全部责任.是此次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应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直接责任。被告吴某系被告潘某的雇主,依法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与被告吴某签订的租赁运输协议只是形式上的租赁协议,内容上对被告吴某有诸多限制,故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要求被告人保兴顺支公司和被告人保大东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被告潘某、吴某、运通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潘某辩称.其只是被告吴某雇佣的司机.事发时受被告吴某指派从事运输业务,应由被告吴某和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吴某辩称.其与被告潘某系雇佣关系.其与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是租赁关系,故应由其自己本人承担赔偿责任.跟被告潘某和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无关。

  被告远通物流公司辩称.其与被告吴某是租赁关系,其对涉案车辆没有控制权和使用权,故应由被告吴某自己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人保兴顺支公司和被告人保大东支公司同意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的合理、合法损失。

  【审判】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的事故责任认定适当。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被告潘某系被告吴某的司机,是在提供劳务过程中致人伤害.故被告潘某依法对外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北京市《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对于原告赵某因此事故造成的合理损失.首先由被告人保大东支公司和人保兴顺支公司在车牌号为辽A17156.辽A1593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特殊结构半挂车的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相应保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应由被告吴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根据被告吴某与被告远通物流公司签订的书面汽车租赁运输合同,可以确定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作为出租方.实际上仍然享有对车牌号为辽A17156、辽A1593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特殊结构半挂车的运营控制权并直接从该车运营中获得利益,故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仍应当对该运营车辆给原告赵某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保大东支公司和被告人保兴顺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被告吴某和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评析】

  本案属非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但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远通物流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主要涉及能否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关于因租赁导致机动车使用人和所有人分离而由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

  一、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关键是机动车使用人和所有人完全分离

  在现实生活中,因出租、出借等情形使机动车与其所有人分离.机动车承租人或者借用人为使用人、实际控制人的形态是常见的。这就面临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是由机动车所有人还是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该条的立法理由主要是:作为机动车出租人、出借人的所有人.将机动车出租或者出借后,就丧失了对该机动车是否会给他人带来损害的直接控制力。机动车承租人和借用人作为机动车的使用人.具有直接的运行支配力并享有运行利益.从而实现了与机动车所有人的分离.故发生交通事故后,应由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

  因此,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关键是机动车使用人和所有人完全分离。因租赁导致机动车使用人(承租方)与所有人(出租方)分离具有如下特点:第一,所有人不再享有机动车运行控制权。在租赁期间,承租方以符合租赁物性质的方式自主安排使用机动车.所有人不享有机动车使用权和控制权。第二,所有人获得租金而非享有机动车运行收益权。租赁期间,承租方因使用机动车而获得收益,体现的是一种运行利益.承租方有运行,则有收益,承租方无运行,则

  无收益,而机动车所有人则获得租金而非运行利益。机动车所有人因让渡资产使用权而获得通常为固定数额的收益,体现的是一种所有权利益,此种收益通常由租赁物市场供需决定,跟租赁物运行利益无关。

  二、本案租赁运输合同中的机动车所有人仍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仅从被告吴某与被告远通物流公司签订的合同形式来看.被告远通物流公司系营运车辆的出租方,被告吴某系营运车辆的承租方,双方之间貌似租赁关系.符合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租赁机动车情形,被告远通物流公司应当不承担赔偿责任。然而,从双方签订的租赁运输合同内容来看,租赁只是一种形式,实则属机动车所有人为完成自身运输业务而对车辆运行的一种安排.与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租赁机动车(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分离)情形有实质的差别,且违反相关道路运输管理行政法规,故作为机动车所有人的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首先,被告远通物流公司在租赁运输中仍享有运行控制和运行利益,该租赁运输合同并未实现机动车使用人与机动车所有人分离.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仍应承担赔偿责任。该租赁运输合同与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租赁机动车情形具有明显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第一,出租方仍享有对租赁机动车的实际管理及控制权。根据租赁运输合同的约定,出租方享有指导装卸作业、制定运输管理规定、经常性监督检查车辆和司机、指导运输控制全程、考核承租方业绩、对承租方的罚款权等管理控制权。而承租方则应当服从出租方的

  统一安排和领导,遵守出租方规章制度,只能承运出租人的运输任务等;第二,出租方直接享有运行利益。本案中,出租人以一定价格获得运输业务后,将运输业务交于承租方,承租方完成运输业务后把相应单据交由出租方办理结算,出租方办理完结算后按双方约定的价格支付承租方费用,承租实际不支付租赁费。可见出租方并非获得固定的租赁费用,其利益的获得完全取决于车辆的运行,实际上是获得运行利益,而非所有权利益。可见,本案中出租方被告远通物流公司只是名义出租方,其作为车辆的实际控制人,承接运输业务并直接利用“租赁”车辆完成其运输业务,并直接从运输中获得利益,并未实现机动车与所有人分离,故不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则确定其不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被告远通物流公司“出租”机动车的行为违反行政法规.不能因此违法行为而规避承担赔偿责任。我国对道路运输实行准入管理,没有取得运输许可证或者营运证的经营者不得从事道路运输业务,同样,取得道路运输许可证或者营运证的经营者不得出租、出借相关证件。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作为专业的物流运输服务公司.已取得道路运输许可证,其所有的车牌号为辽A17156、辽A1593挂的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特殊结构半挂车已取得道路运输营运证,其可以依法从事道路运输业务。被告吴某作为个人,并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依法不能从事道路运输业务。但是,被告远通物流公司却将已取得营运证的车辆出租给被告吴某,违反道路运输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架空了道路运输准入管理制度,不利于运输行业的安全、健康、有序发展,在实践中不应得到肯定和支持,亦不应让违法者因违法行为而逃避其应负的赔偿责任。

  最后,侵权赔偿责任属于法定赔偿责任,不受租赁运输合同中的约定免责条款影响。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与被告吴某约定车辆发生一切交通事故均由被告吴某承担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该约定系双方对因交通事故而产生的赔偿责任进行内部分配的方案,仅约束签约双方,而对外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因交通事故产生的侵权赔偿责任主体,应根据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确定.属于法定赔偿责任主体,不受法定赔偿责任主体与他人签订的内部责任分配条款影响,故被告远通物流公司亦不能以与他人签订的内部免责条款来对抗其应当承担的法定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确立了机动车与所有人分离时的赔偿原则,科学合理地界定了侵权赔偿责任主体,为司法实践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与此同时,出现众多物流公司利用“租赁、免费挂靠、承包”等与本案相似的形式规避发生交通事故时的赔偿责任.既严重侵害了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合法权利,又严重违反了相关运输管理制度,为此在司法实践中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从运输来源、运行安排、运行管理、收益结算、车辆控制,并结合安排机动车的合法性等方面分析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一致时机动车所有人的赔偿责任,正确确定道路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主体.从而有效地保护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

  (作者单位: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首席律师

四川交通律师,周向阳

周向阳律师qq咨询

地区:四川-成都

手机:13808010264

传真:028-86250813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府路593号金府银座7栋14层

个人介绍:周向阳律师,成都知名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交通事故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法律本科,1995年一次性通...【详细介绍】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 免费咨询或者拨打138-0801-0264 ,周向阳律师将为您提供权威的解答。

四川律师在线关闭
1380801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