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四川交通事故赔偿网 > 理论探讨 >

论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的主体责任

来源: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作者:周向阳律师 编辑时间:2013-07-15 20:05:41

本文关键词:道路建造设计 点击

 

  近年来,随着我国机动车数量快速增长,道路通车里程逐年增长,道路交通事故也呈逐年增长趋势。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原因很多,其中驾驶员的素质和车辆技术性能是道路交通事故频发的首要因素。但不可忽视的是,道路安全系数不达标、路面交通安全标示不全等道路设计或施工缺陷,也成为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随着近年来有关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引发交通事故的纠纷日益增多以及人民群众安全意识和权利意识的增强,这类问题在近些年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道路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日益增多的情况下,2004年5 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六条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对因包括道路在内的构筑物的设计、施工缺陷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作出了规定,而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法在第八十六条对构筑物倒塌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进行了明确规定,在责任主体等问题上与前者相比有明显变化,但却并未明确该条是否适用于道路建设、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的情形,导致司法实践中对此类纠纷的处理存在争议,法院对类纠纷处理的实际做法也不尽一致。为了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裁判的公平和标准的统一,根据侵权责任法有关规定的原则精神,在总结这方面的民事审判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明确了道路建设、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责任,规定:“未按照法律、法规、规章或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的强制性规定设计、施工致使道路存在缺陷并造成交通事故,当事人请求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文将在对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的主体责任的理论分析的基础上,结合该条司法解释的规定,对在司法实践中如何正确把握该责任的构成要件、归责原则、责任主体和范围以及追偿权等问题作一探讨。

  一、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性质与确定责任的法律依据

  一般认为,道路属于构筑物的一种。所谓构筑物,是指在土地之上建造的,服务于人类居住或储存物品等以外目的的设施。构筑物是按照一定的目的、按照一定的技术规则而建造的各种物业和设施,因此,它也常常被称为工作物。构筑物通常必须存在着建造行为,单纯处于纯自然状态的物,如山上的滑坡就不属于构筑物。①构筑物与建筑物、其他设施一起,构成了侵权责任法中的物件致人损害责任中的“物件”。

  物件致人损害责任是一项古老的侵权责任,罗马法中就已经有物件损害的准私犯制度,近代为欧洲大陆法系国家所继受。《法国民法典》第1386 条规定:“建筑物的所有人,对建筑物因维修不善,或者因建筑缺陷、塌损造成的损害,负赔偿责任。”②《德国民法典》第836条规定:“(1)因建筑物或者其他附着于土地的工作物倒塌,或因建筑物或工作物的部分脱落,致使某人死亡,或某人的身体或健康受到伤害,或物被损坏的,只要倒塌或脱落系因建造有瑕疵或维护不足所致,土地的占有人就有义务向被侵权人赔偿因此而发生的损害。占有人以避开危险为目的而尽了交易上必要的注意的,不负赔偿义务。(2)倒塌或脱落是在土地的前占有人的占有结束后一年以内发生的,土地的前占有人就损害负责任,但前占有人在其占有期间尽了交易上必要的注意,或后占有人本可因尽此注意而避开危险的除外。”③

  ①王利明:《侵权责任法研究(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634页。

  ②《法国民法典》,罗结珍译,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年版,第331页。

  ③《德国民法典(第2版)》,陈卫佐译注,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310页。

  我国最早规定物件致人损害责任是在民法通则中。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民法通则施行以来,法学界对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的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的范围理解不一,并且民法通则本身也没有对建筑物与构筑物加以区

  分。而构筑物与建筑物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是在土地上建设的不供人们直接在内进行生产和生活活动的场所,如道路、桥梁、‘隧道、水井等。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对构筑物与建筑物进行了区分,并参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的原则对有关构筑物管理瑕疵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进行了规定。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六条规定:“下列情形,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一)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二)堆放物品滚落、滑落或者堆放物倒塌致人损害的;(三)树木倾倒、折断或者果实坠落致人损害的。前款第(一)项情形,因设计、施工缺陷造成损害的,由所有人、管理人与设计、施工者承担连带责任。”该条规定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了构筑物维护、管理瑕疵致害责任,第二款则进一步规定了构筑物设计、施工缺陷致害责任。侵权责任法在继承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并部分吸收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六条规定的基础上,对两者进行了整合、修改和完善,并基于国家赔偿法明确不将国有公共设施瑕疵致人损害责任纳入国家赔偿范围的前提下,对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致人损害的赔偿责任进行了规定,形成了第八十五条、第八十六条。

  如前所述,导致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多种,驾驶员的素质和车辆技术性能往往是主要诱因,但也不可否认,在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经常发生道路或者其附属物建造设计存在缺陷造成交通事故的情形。因此,在处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我们需要探寻交通事故致损事实与行为或物件之间的因果关系,认定其是否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是确定责任归属的基础。因果关系是侵权责任法上作出责任认定的不可或缺的要件。

  在侵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引起侵害发生的原因往往并不完全是单一的行为或事件,而是常常呈现出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因此,因果关系的判定问题也成为一个困扰学界和实务界多年的难题。学界中关于如何确定因果关系的问题争议颇多,理论和学说纷纭。就大陆法系而言,以德国、法国、日本为代表,将因果关系区分为责任构成因果与责任范围因果关系,在因果关系的确定上,主要形成了“条件说”、“原因说”、“义务射程说”、“相当因果关系说”以及“法规目的说”等,其中最为通行的是“相当因果关系说”,该学说在我国法学界也赞同者众,自1989年最高人民法院以公报的形式发布张连起、张国莉诉张学珍案的案情及审理结果以来,我国司法实践中也始逐渐采用相当因果关系说作为因果关系认定的主要标准。相当因果关系说,又称为“充分原因说”,是由德国学者冯·克里斯( von Kries)在19世纪末所提出来的。冯·克里斯认为,被告必须对以他的不法行为为“充分原因”的损害负责赔偿,但是对超出这一范围的损害不负责任。对于何为“充分原因”,冯·克里斯提出了“客观可能性”的概念。他认为,只有那些对结果的发生提供了可能性的,才能被称为原因。就是说,在造成损害发生的数个条件中,如果某个条件有效增加了损害的客观可能性时,可视为损害的充分原因。按照冯·克里斯的观点,在判断因果关系时,应当依据相当性概念来加以判断,法官应当以普通一般人或经过训练、具有正义感的法律人的看法,依据经验之启发及事件发生的正常经过来进行判断,以确定行为与结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联系。相当因果关系说实际上是将对因果关系的判断分为两个步骤:第一,事实上的因果关系的判断。在这一步骤中,必须要确定,损害是否是在自然发生的过程中形成的,或者是依特别情况发生,是否具有外来因素的介入。在判断事实上的因果关系时,可以采用删除法和替代法相互检验,以确定被告的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具有事实上的因果联系。学者进一步将该学说总结为两种方式:一为“删除说”,即在判断因果关系时,将被告的行为从损害发生的整个事件进行的过程中完全排除,而其他条件不变,如果在排除以后,损害结果仍然发生,则被告的行为就不是损害发生的不可欠缺的条件。反之,如果将被告的行为从损害发生的整个事件进行的过程中完全排除以后,损害结果不可能发生,或以完全不相同的方式发生,则被告的行为就是损害发生的原因。简单地说,该方法是“如果没有A,B就不会发生,则A是B的条件。”二为“代替说”,即在判断因果关系时,假设被告在事件现场,但被告从事了某种合法行为,如果此时仍然发生损害结果,那么被告的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就没有因果关系。这种方法实际上就是以合法行为代替违法行为,从而检验被告的行为是否为损害发生的原因。如果被告实施的是积极的作为,通说认为,应当采删除说。第二,法律上因果关系的判断。在事实上因果关系确定以后,需要进一步判断原因是否具有可归责性,这就是要确定因果关系的相当性。法官要判断,在法益受侵害与损害之间必须存在充分的因果关系。此种判断实际上就是要判断原因是否具有充分性,或者说被告的行为是否为损害发生的充足原因,因此,相当因果关系说也称为充分原因说。相当因果关系理论可以从积极和消极两个方面来表述。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如果被告的行为在通常情况下会导致已经发生的某个损害结果,或者至少它在相当程度上增加了某个结果发生的可能性,那么这一行为就是损害发生的相当原因。

  从消极的方面来看,如果被告的行为造成了损害,但是这种损害的发生仅仅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发生,或者按照事物发展的正常过程是非常不可能发生的,那么被告的行为就不构成损害发生的相当原因。①

  笔者认为,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的实质是建筑物、构筑物的建造、设计缺陷造成损害的责任应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从因果关系的视角看,在因道路设计、施工致使道路存在缺陷造成交通事故的情形下,交通事故的发生只是损害结果发生的事实载体自无疑问,而此时如果能够认定没有道路缺陷的存在,损害结果将不会发生,并且道路存在缺陷使得机动车在正常行驶过程中也会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损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那么,该道路缺陷与损害结果就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道路建造、设计缺陷责任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在性质和基本逻辑上是一致的,因此,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能够成为道路建造、设计缺陷责任的主体,当事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①参见王利明:《侵权责任法研究(上)》,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57~ 361页。关于因果关系的认定的有关理论和学说,限于本文篇幅,不能展开,有兴趣的读者还可参阅王泽鉴:《侵权行为法》(第一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曾世雄:《损害赔偿法原理》,中国政法大学2001年版;张新宝:《侵权责任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杨立新:《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等书籍。

  二、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

  笔者认为,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看,构成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要件主要有:

  1.道路本身是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原因或原因之一。也就是说,道路本身有缺陷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虽然导致人身损害或财产损害的结果表面上看是由于发生交通事故所致,但正是由于道路存在建造、设计缺陷,使得即使机动车在正常行驶的情形下,即在排除了其他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因素的情形下,也可能会导致交通事故发生,此时,我们就可以认定,造成该损害结果的原因是道路本身。而在非因道路缺陷,而是如机动车自身缺陷所致损害的情形下,则应适用产品责任。此外,道路本身的缺陷直接致人损害而非通过交通事故这一媒介的,则应直接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自然不是该条司法解释所要规范的情形。

  2.必须是由于道路缺陷而造成他人损害。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文义看,其规定的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的情形是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致人损害,即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实际发生了整体坍塌、毁损,也就是说,尚未倒塌的,就不适用该款规定。但笔者认为,对该款规定应当从目的解释的角度予以理解。从该款规定的目的看,该款规定的倒塌的原因应当是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内在的建造、建设等质量缺陷,而非因施工、爆破等外部因素所致。也就是说,该款语境下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指的是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在非人力作用下发生的倒塌,其原因是由于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本身存在质量缺陷所致。从该条的立法背景来看,该条也正是在全国多地发生了“楼倒倒”、“楼脆脆”事件,为了促使建设单位提高建设工程质量,杜绝“豆腐渣”工程而制定的。①因此,从立法目的看,该款实际上是对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缺陷致人损害责任的规定。该款规定虽然直接使用了“倒塌”一词来描述适用情形,但其所针对的是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的缺陷。实际上,即使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没有实际坍塌,而只是存在缺陷,如建造的楼梯缺了一级台阶,造成他人失足坠落受伤,虽然此时楼梯没有实际坍塌,被侵权人主张损害赔偿的也应适用该条之规定。同样,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也适用于道路本身存在缺陷导致他人损害的情形,而无需道路必须发生整体坍塌、毁损,因此,该条规定的情形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的情形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①关于该条的立法背景,可参看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解释与立法背景》,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328页。

  那么,何为缺陷?如何认定道路存在缺陷呢?在物件损害责任中并没有对这一概念加以规定。笔者认为,广义而言,建筑物、构筑物等建造并依附于土地之上的不动产,也是一种人工建设加工的产物,是一种产品。因此,虽然产品质量法规定的产品不包括建筑物等不动产,但可以借鉴产品责任中对缺陷的定义来界定本条中的“缺陷”,即道路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也就是说,首先,道路缺陷是一种不合理的危险,即道路具有超出使用者合理预期的危险。其次,这种危险危及他人的人身或财产安全。再次,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是认定道路缺陷的重要依据。在道路不符合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时,应认定其存在缺陷;但在其符合上述标准时,并非必然可认定其不存在缺陷,如其具有不合理的危险时,仍然应认定存在缺陷。但考虑到道路交通行业的现实情况以及司法实践中的可操作性,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进一步对适用该条的“缺陷”进行了限缩,把法律、法规、规章或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的强制性规定作为判断道路是否存在缺陷的依据,符合律、法规、规章或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的强制性规定的,即应认定其不符合该条适用的情形。对于公路设计、施工标准,公路法第二十六条提出了明确要求,规定:“公路建设必须符合公路工程技术标准。承担公路建设项目的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和工程监理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建立健全质量保证体系,落实岗位责任制,并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章以及公路工程技术标准的要求和合同约定进行设计、施工和监理,保证公路工程质量。”交通部1981年5月22日颁布并施行的《公路工程技术标准》对此进行了细化,交通(运输)部并陆续制定发布了一系列关于公路设计(如《公路水泥混凝土路面设计规范》(JT.GD40 - 2002)、《公路路基设计规范》(JTG D30 -2004)、《公路路线设计规范》( JTG D20 - 2006)、《公路交通安全设施设计技术规范》(JTG D81 - 2006)、《公路隧道设计细则》(JTG/T D70 - 2010)等)和公路施工(如《公路水泥混凝土路面施工技术规范》(JTG F30 - 2003)、《公路路基施工技术规范》(JTG Fl0 - 2006)、《公路交通安全设施施工技术规范》(JTG F71 - 2006)、《公路隧道施工技术细则》(JTG/T F60 -2009)、《公路桥涵施工技术规范》(JTG/T F50 -2011)等)方面的公路工程行业推荐性标准。对于上述工程建设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中直接涉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人身健康、环境保护和其他公众利益的内容,建设部发布的《工程建设标准强制性条文》(公路工程部分)明确予以列入,作为参与建设活动各方执行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和政府对执行情况实施监督的依据,也是人民法院适用该条司法解释认定道路设计、施工是否存在缺陷的重要依据。各地依据法律、法规、规章以及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结合本地实际制定的有关公路设计、施工的地方标准,被地方性法规或规章采纳为当地公路设计、施工强制性标准的,人民法院在适用该条司法解释时也应作为认定道路设计、施工是否存在缺陷的重要依据。

  三、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

  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明确规定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是建设单位、施工单位。

  所谓建设单位,是指具有一定经营资格的、自己建造或委托他人建造建筑物等的法人或其他组织。①在我国,建造高层建筑、大型建筑的单位都是一定的经营实体,取得一定的资质等级,方才可以从事一定的建造活动。②

  ①王利明:《侵权责任法研究(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656页。

  ②参见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解读》,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第423页。

  建设单位作为道路建设工程项目的发包方,其参与了施工单位的选择,控制着工程设计、勘察、监理等施工全过程控制,因此,其应当负有建造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的强制性规定的道路的义务,在因不符合上述规定致使道路存在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的,建设单位因其在施工过程中未能尽到相关注意义务而应当成为责任主体。

  所谓施工单位,是指具有合法的施工资质,从事施工活动的法人或其他组织。施工可能由建设单位亲自完成,也可能由建设单位委托的施工单位来完成。如果建造人并非直接实施建造,施工单位就要独立完成建造活动。施工单位作为道路的实际施工者,当然应对建造的道路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的强制性规定负有义务。如果施工单位层层转包,偷工减料,最终造成道路质量不合格而发生交通事故的,则施工单位当然应承担责任。

  为了保护被侵权人的利益,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在相应的赔偿责任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针对构筑物致人损害的情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是:“前款第(一)项情形,因设计、施工缺陷造成损害的,由所有人、管理人与设计、施工者承担连带责任。”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与之不同,而是采用了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的做法,不再要求设计单位承担责任,将责任主体规定为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其中原因在于被侵权人不具有相应的专业知识,一般难以知晓道路缺陷的实际原因,也不了解设计、监理等内部配合单位的情况,难以直接向设计单位等追究责任,而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是道路的具体建造者,直接控制道路工程的质量,故应由其先行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在我国当前的建设市场中,存在着大量转包、分包的情形,我国建筑法、合同法等法律对转包、分包中的权利义务进行了详细规定,一方面禁止违法转包、分包,另一方面规定在合法分包情形下,总承包人应和分包人一起就工程质量向发包人承担责任,因此,对该条司法解释中所称的施工单位应作广义理解,既包括了工程的总承包人,也包括了所有的分包人。

  四、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

  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所规定的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是相同的。对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所规定的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存在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第八十六条采纳的还是过错推定责任,因为整个第十一章采纳的都是过错推定责任,第八十六条也不例外。尽管该条没有出现“过错”两个字,但是在“责任人”的概念中,就包括了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的人。①另一种观点认为,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采纳的是严格责任即无过错责任,因为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相比较,第八十五条明确规定了“所有人、使用人、管理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责任”,但第八十六条没有类似的规定,甚至没有提到“过错”。因此,第八十六条采纳的是严格责任。从目的解释的角度看,笔者认为后一种观点更为恰当。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的表述采用的是典型的无过错责任的表述方式,即只要发生构筑物倒塌致人损害的事实,无论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对此是否存在过错,均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虽然对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规定了过错推定责任,但其并未明确规定构筑物倒塌的情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六条在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的基础上做了一定的扩大解释,对道路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设计、施工缺陷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作了规定,因其依据的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故仍适用过错推定责任。此外,上述法律、司法解释均是将建筑物及其他设施倒塌、脱落、坠落的有关责任放在一起作出规定的。而侵权责任法则区分了倒塌与脱落、坠落的不同责任,在第八十五条规定了脱落、坠落情形下的责任承担,第八十六条专门对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设施倒塌的责任承担作了规定,两种情形下的条文表述明显存在差异,其目的明显是强化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设施倒塌的民事责任。因此,从立法目的及立法变化过程看,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的情形应当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此外,还需说明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建筑物或其他设施倒塌、脱落、坠落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适用过错推定原则,但该规定针对的是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情形下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并不能适用于构筑物倒塌的情形,而且在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已规定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设施倒塌的民事责任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的情形下,该项规定不适用于以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为依据提起的诉讼。综上,适用该条司法解释规定应当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规定之精神,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即被侵权人只需证明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其损害的事实,无论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对此是否存在过错,均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①王利明:《侵权责任法研究(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652页。

  五、道路建造、设计缺陷导致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范围

  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构成本条规定情形的,当事人有权请求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承担相应赔偿责任,那么,对于责任范围,如何理解该条规定的“相应”赔偿责任呢?笔者认为,确定责任范围时应把握以下要点:

  1.该条规定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的,包括两种具体情形:一是纯粹·由于道路缺陷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即排除了驾驶员或行人违章、机动车存在缺陷等其他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因素;二是道路缺陷和其他因素共同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

  2.在第一种情形下,由于道路缺陷是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唯一原因,故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对损害后果发生应负全部责任。

  3.在第二种情形下,由于道路缺陷和其他因素共同导致交通事故发生,故属于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也就是数个行为人没有共同的过错,分别实施了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结果的情形。此时,应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第十二条之规定,在其构成累积因果关系表现的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时,建设单位、施工单位与其他责任人应对损害后果发生负全部责任;在其构成部分因果关系表现的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时,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根据道路缺陷与损害后果的原因力比例承担连带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建设单位、施工单位与其他责任主体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六、追偿权

  关于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的追偿权,基于前述原因,笔者认为,应当类推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即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在承担了赔偿责任后,享有向其他责任人的追偿权。这是因为,除了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外,其他人也可能对道路缺陷导致交通事故具有过错。例如,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的设计不符合规定标准而导致道路缺陷,此时,设计单位即应当对损害结果承担相应责任。又如,监理单位应当对工程质量进行监理,如果监理单位没有履行相应义务,其对道路缺陷导致损害当然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因此,赋予建设单位、施工单位追偿权有利于分清责任,符合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一般而言,其他责任人主要包括以下范围:一是勘察单位、设计单位等;二是监理单位;三是勘察、设计、监理单位以外的人,如提供假冒伪劣材料的供应商等。①当然,在行使追偿权时,也要根据其他责任人的过错程度和原因力确定其他责任人具体应承担多少责任。

  ①参见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贵任法)解读》,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第326~ 327页。

       成都交通事故律师注:本文作者司 伟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首席律师

四川交通律师,周向阳

周向阳律师qq咨询

地区:四川-成都

手机:13808010264

传真:028-86250813

地址:成都市金牛区金府路593号金府银座7栋14层

个人介绍:周向阳律师,成都知名律师/刑事辩护律师/交通事故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系法律本科,1995年一次性通...【详细介绍】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 免费咨询或者拨打138-0801-0264 ,周向阳律师将为您提供权威的解答。

四川律师在线关闭
13808010264